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025|回复: 0

航空武器系统专家梁晓庚:一流空空导弹 中国必须有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5-2 17:4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世界上最早的空空导弹不是中国人发明的。

  当世界上第一代近距格斗空空导弹已经正式列装美国空军时,我人民空军对什么是空空导弹还几乎一无所知。

  但也许很多人想不到,世界上空空导弹第一次实战却是发生在中国领空:一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歼5战机被“响尾蛇”空空导弹击落!我飞行员王自重英勇牺牲。用生命的代价,我们才认识了空空导弹。没有空空导弹,就没有制空权。中国的航空人从此被逼上研制空空导弹的道路。

  虽然战机上的机炮仍不能废止,但曾经的机炮时代永远过去了。航空工业武器系统设计技术首席专家、空空导弹型号总设计师梁晓庚研究员说:“今天,没有导弹的战机,只能是和平鸽。只有装备了先进导弹的战机,才是战斗机。”

  距那场“响尾蛇”首次亮出毒牙的空战,已有60多年,今天的人民空军是否已利箭在翼,足以守卫祖国的领空?万一有他国战机侵犯我国领空,我人民空军能否一击命中?

  梁晓庚说:“尽可放心。虽然未来的战争是双方体系对体系的战争,但我们研制的空空导弹已经不比世界上性能最好的空空导弹差。世界一流的空空导弹,中国必须有!”
[img] https://n.sinaimg.cn/mil/crawl/1 ... -hwfpcxn5307358.jpg[/img]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在基地,梁晓庚主持研制的空空导弹成功击落靶机。
“我平生第一次坐飞机乘的是伊尔-76。记得那天飞机上挤了400多人。因为是军用运输机,就是一个大机舱,也没有座位,所有人一个挨一个坐在机舱地板上。飞机动力十足,‘呼’地一下子起飞了,机舱里的人倒下了一大片,惯性啊,根本就没有安全带。但因为是第一次坐飞机,我还是很难忘。”

  说起最初走上研制空空导弹路的历程,最难忘的是航空人的艰辛。

 研制导弹是必须去外场打靶的,能搭空军运输机的机会不多。如果带着导弹去靶场,那得坐几天几夜的火车。下了火车,还得坐长途车,在“搓板路”上再颠上整整一天。第一次到外场试验基地,梁晓庚见识了什么叫“沙窝子”,就是在沙漠里挖地三尺、只露出半个窗在地面的半地下建筑,它的优点是能最大限度地低成本防寒保暖。试验基地冬天的最低温度可达-30℃,又没有暖气,所以只能靠纯天然的地暖取暖。空空导弹仿真技术专家吴根水感叹地说:“那里冬天只要一刮风,你就是穿着皮大衣,在露天也撑不了20分钟。”

  那时,到了冬天一旦大雪封路,就连后勤补给都成了难题,全靠当地老乡卖些土豆萝卜救急。梁晓庚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年,大雪阻道,试验队没吃的了,幸亏老乡赶着辆毛驴车送来了萝卜白菜。试验队的厨师还偏偏看上了毛驴,请示队长:“能不能把毛驴也买下来?”最后花了300多元买下了那头毛驴,帮着试验队坚持到了最后完成任务。

  梁晓庚说:“虽然我大学本科学的就是空空导弹控制,但直到进了单位后,才真正知道空空导弹对我们空军有多重要。那时才知道王自重烈士是世界上第一个空空导弹的牺牲者,对我的刺激很大。”

  史料记载,1958年9月24日上午,配备了“响尾蛇”AIM-9B空空导弹的台湾国民党空军的十多架F-86喷气式飞机,窜入我浙江温州上空。我海军航空兵某部出动战机迎战,驾驶3号战机的王自重,在战斗中与十多架敌机缠斗时,不幸被“响尾蛇”射中。

  其实,那时“响尾蛇”空空导弹的命中率并不高,只有26%。这次空战,多架F-86总共发射了5枚“响尾蛇”。

  “我们付出的巨大代价证实:没有空空导弹,战机就是和平鸽。现代化的空空导弹极大改变了武器装备与战机的作战效能关系。”梁晓庚分析道,“平台性能与整体作战效能是线性关系,是一次方的;而机载航电系统(雷达和火控系统)与平台是二次方关系,如航电系统性能提高2倍,战机的作战效能就能提高4倍;但导弹与作战平台的关系是四次方关系,如果将导弹的性能提高一倍,战机的整体作战效能就能提高16倍。我们空军现在已经装备了现代化先进战机,但如果没有现代化的空空导弹,就难以将现代化战机的作战效能发挥到极致。而研制现代化的空空导弹,就是我们的使命!”

  “新技术是闯出来的,也是拼出来的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歼20战机在珠海航展首次展示其装备的我国产空空导弹。
1982年6月,以色列在贝卡谷地上空,用近距格斗红外导弹打出了82∶0的战绩,令世界震惊。

  “第一代空空导弹以美国的‘响尾蛇’AIM–9B和苏联的K-13为代表,采用的是电子管技术,主要用于攻击亚音速轰炸机。因其红外探测和机动能力等有限,AIM–9B仅具有尾后攻击功能。空战时,谁占据了尾后攻击区,谁就抢占了先机。而第二代空空导弹以美国的‘响尾蛇’AIM-9D、苏联的‘蚜虫’P-60和法国的‘玛特拉’R-550为代表,采用的攻击方式略有进步,为后半球攻击,用于攻击机动能力达3-4个G的轰炸机等目标。美军还有雷达制导的‘麻雀’中距空空导弹。”梁晓庚介绍说。

  上世纪70年代后期,第三代空空导弹登场,代表性的是美军的“响尾蛇”AIM-9L和AIM-9M,具有在3-5公里之外迎头攻击的能力。这时电子产品走向成熟,导弹的探测灵敏度和跟踪能力极大提高,能全向攻击以6-9个G机动的高性能战斗机,俄罗斯的“射手”P-73也是这一代产品。

  从上个世纪XX十年代起,第四代空空导弹问世。美国代表性的型号是近距红外格斗导弹“响尾蛇”AIM-9X和中距拦射空空导弹AIM-120A/B/C。近距格斗导弹采用红外成像制导、小型捷联惯导、气动力/推力矢量复合控制,低阻/超大攻角等关键技术,能有效攻击载机前方±90°的大机动目标,甚至可实现“越肩发射”,降低了战斗机空战时占位的要求。

  “为什么‘越肩发射’在现代空战中这么重要?”记者问。

  “如果双方是隐身战机对决,一定是谁也不敢轻易打开雷达,因为打开就不隐身了,双方直到相距10公里左右时才靠目视发现。因为隐身飞机通常都是超音速巡航,所以这10公里的时间非常短,不会超过20秒,谁先用光电雷达锁定对手、发射红外格斗空空导弹者胜。一旦双方战机擦身而过,有‘越肩发射’功能的近距红外格斗导弹也会主动转弯紧咬对手不放。”

  但研制现代化的空空导弹谈何容易。梁晓庚常说:“科技创新是拼出来的,不拼怎么行?”

  “某型空空导弹是跨代产品,最初我们也希望能通过合作的方式发展得快一点,但当我们去找了国际上实力领先的同行,提出‘越肩发射、大攻角飞行、抗大过载’这3条技术标准时,对方双手一摊说,‘这3条别说你们做不到,我们也只能做到1条’。”

  他说:“这让我们意识到:之前我们研发中遇到难题,还能向国外学习;但如今对外学习已经学到‘天花板’了。要打破这个尖端技术的‘天花板’,只有靠我们自己去闯、去拼了。”

  空空导弹的研制从预研开始,到方案、初样、试样、定型,有着严格的流程。

  “空空导弹的试验特别难。一辆车试验中出了问题,可以当场在车上排查出故障原因;而一枚导弹打出去往往就找不到了,即使找到了它也摔成残骸了。”某型空空导弹总体性能主任设计师谢永强说,“对此,梁总就提出了用降落伞回收试验弹的设想,这样万一试验弹发生故障,就比较容易查找故障原因了。”

  这一招不久后果然派上了用场。有一枚试验弹发射后,发生故障。打开用降落伞回收完好的弹体一查,当场就找到了原因。“如果弹体不能回收,不知要多花多少时间故障才能‘归零’呢。”谢永强说。

  “梁总的特点是敢于创新,他新点子特别多。”航空工业特级技术专家贾晓洪说,“在某型导弹研制已进行到试样阶段时,用户提出了新的抗干扰技术要求。别人也许会找理由推脱,而梁总敢于担当,他对我们说:‘我们交给部队的,必须是好用管用能打仗的产品。’他带领大家又埋头攻关了3年,终于使这款产品具备了全程抗干扰能力。”

  导弹的伺服系统性能决定着导弹飞行的机动性。某型空空导弹伺服系统主任设计师何卫国告诉记者,在该型导弹研制中,为了提高导弹的机动性,梁总提出必须将模拟有刷电机升级为数字无刷电机。“当时我们对‘数字无刷电机’一无所知,而对模拟有刷电机的预研已进行了10年。有关负责人不同意推倒重来,而梁总坚持说,技术不升级,产品就不可能换代,再难也要升级换代。他直接找到单位**,阐述了自己的技术方案。在单位**的支持下,经过艰辛的研发,终于拿下了数字无刷电机,实现了这款导弹的高度机动性。”

  “我们研制的空空导弹的机动性究竟如何?”记者问梁晓庚。

  “在最先进的飞行抗荷服帮助下,人体可承受的最大过载是12个G。我们现在的空空导弹的抗过载要求非常大,机动性、敏捷性是飞机的机动性和敏捷性的好几倍,被我们的导弹盯上,它怎么跑得了?!”梁晓庚满脸自信。

  “科学认知有个过程,总师就是承担责任的”
在射程百公里以上的中距空空导弹越来越成熟的当下,是不是近距格斗空空导弹已经没有太大的实战价值了?

  “恰恰相反。”梁晓庚说,“在双方没有很强的电磁干扰、双方飞机都不隐身的情况下,可能彼此远在100公里、200公里以外都发现了,发射的是雷达制导的中距空空导弹;而在高机动、立体化、高隐身、复杂电磁环境的空中战场上,双方战机突然遭遇的可能性反而加大了。双方飞机可能在10公里左右时才互相发现,那时近距格斗空空导弹才是夺取制空权的利器。”

  而相对弹体200公斤级的中距空空导弹,弹体只有100公斤级的近距格斗空空导弹,无疑有着特殊的研制难度。“一枚空空导弹应有的导引、控制、引战、推进等系统一样也不能少,但必须更小更轻更敏捷。”梁晓庚说。

  如果说失败是成功之母,那不怕失败就是成功之父。空空导弹控制技术专家李友年告诉记者:“梁总不怕试验出问题,即使试验失败了,我也从没见他愁眉苦脸的。他总是说:‘科学认知有个过程,失败是正常的。不打怎么暴露问题?’即使出了问题他也不怨别人,他的口头禅是,‘责任在我,总师就是承担责任的’。”

  其实,在梁晓庚看来,总师不仅是来承担责任的,而且关键时刻是用来“身先士卒”的。

  有一次空空导弹打靶试验,眼看着导弹与靶机擦肩而过,近炸引信却没有引爆战斗部。

  在监测仪器的跟踪下,这枚导弹飞行了几十公里,扎进了沙漠里的一片原始梭梭林中。“那片梭梭林很密,10米之外就见不到人了。但万幸的是导弹被我们找到了,可导弹断成了3截。”空空导弹导引技术专家付奎生说,“导弹最关键的战斗部扎进了沙漠里有半米多深,这时导弹已经解除了保险,随时可能引爆。梁总却坚持要把导弹挖出来,他让我们都撤到安全地带,自己带把铁锹开始挖导弹。”

  导弹是挖出来了,但因为弹体已经变形,无法正常打开。梁晓庚决定用爆破用的切割索将它炸开。第一次爆破,导弹的壳体只切割开了一半;再一次爆破,壳体是切开了,但引爆雷管的3根导线却炸断了1根,这更危险了。哪怕一点点静电都有可能将它引爆!

  作为总师,没有人比梁晓庚更了解导弹战斗部里高爆炸药的厉害。他曾对记者说过:“我们的靶机是用某型战斗机改建的,号称‘靶坚强’,但我们的导弹一枚就能将它打折、击落。”可在这真正危险的时刻,他就像排爆手一样果断地将另2根导线也剪断,去掉导线的绝缘层后利索地将3根导线绑在一起,解除了意外引爆的危险。

  “你觉得自己比‘靶坚强’还坚强吗?”记者不能不觉得他太冒险。

  “拆了才能尽快找到故障原因。”他回答很简洁。

  “总师就是管技术的,凡是技术问题对我都是原则问题,决不能含糊。”他就是这么个总师。
 梁晓庚说,“但我的中学物理老师建议说,你是革命家庭出身,为什么不投身国防工业呢?”

  在研制某型空空导弹时,他对传统的控制方式提出异议,但大多数人认为出问题的概率很低,仍坚持采用传统的控制方式,他坚持保留意见。试验时,被他不幸而言中。“为什么小概率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很大?这就是墨菲定律,”梁晓庚认为自己的坚持是有科学根据的,“任何一件事如果有两种选择,其中一种将导致灾难,则必定会发生。”

  “梁总平时待人没有架子,但工作起来绝对严实,没有任何含糊。”曾负责空空导弹工艺技术管理的郭晓楠说。

  有一次,梁晓庚应邀参加某型导弹的技术评审。按设计原则,应当是先做导弹的低温试验,再做高温试验。但在做低温试验时,出现了问题。研制人员找不出故障原因,就改为先做高温试验,再做低温试验,竟然成功了。梁晓庚知情后,毫不客气地拍了桌子:“导弹先做低温试验是有科学根据的,它随载机升空,最先经受的就是低温考验,长时间飞行后温度升高,再经受高温考验,这怎么能变呢?从低温的特点找故障原因,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啊。”

  在他的指点下,研制团队果然找到了症结所在。

  如今,中国的空空导弹实现了从第三代到第四代的跨越,使我们的空空导弹整体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。

  2016年,梁晓庚主持研制的一款外贸型空空导弹公开亮相,引起国内外军界极大关注。美国环球战略网评价说:“该型导弹与美国最先进的‘响尾蛇’导弹性能不相上下,真正实现飞行员看哪打哪。”

  梁晓庚说:“把我们的国防做得更强大,让别人不能来战、不敢来战,保卫祖国的和平,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和目的。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搜奇娱乐网

GMT+8, 2019-9-18 21:2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