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查看: 2939|回复: 0

高楼记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7-20 16:56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

  20岁以前,对一种叫做"楼"的建筑,充满了说不出的仰慕情怀。《说文解字》这么说的:"楼,重屋也。"好简单,房上有房,好高远,九重云天。老白夜宿山寺,只觉"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。"嘘!小声点,不要惊扰了仙人。在苍茫云海中,悄立玉门关,概叹:"高楼当此夜,叹息未应闲。"老范重修岳阳楼,观巴陵胜状,"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涯际。"发出"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"的千古名句。更别说作为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我们,遥想高高的城楼上红旗飘扬,紧紧跟随伟大舵手乘风破浪,充满了扫荡一切旧世界的浪漫主义情怀。

  嘿嘿,扯远了不是,其实说白了,就是住怕了小平房,咱想过过住高楼的瘾。那年头,这几近是一个无法企及的梦,三层的教学楼已经是宏伟的建筑,课间休息的短短时间,我们都要楼上楼下跑无数个来回,即便被老师威胁N次,依然报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,爬上楼顶平台追逐嬉闹。现在想来,那时的我们上过所有能上的屋顶。"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",说的就是那个年纪屁屁痒痒的我们。有时累了,坐在山头,闭上眼,任凭风呼啸着吹过,心想,高楼之上,会不会就是这般模样。

  后来,当我亲眼见到"七层楼"的时候,一个字"高",二个字"震撼" 三个字"高大上"。以至于我胆怯到只敢远观,没勇气到不敢走进去,这楼已经不在了,以至于成了我永久的遗憾。别笑我,这有个故事要讲,一位资深老工程师告诉我们,八十年代,某县ZF要建一幢宿舍楼,设计人员向一众ZF要员介绍:"这是客厅,这是卧室,这里是卫生间…… **们一片哗然,什么!厕所在房子里!乱整!呵呵,事实证明,那年头,土货不止我一个。

  直到有一天,我以遭受老爸一顿暴揍的代价,骗了三毛五分钱,看了人生第一场大片《超人》。兴奋了许久,也沉默了许久。纽约,那才叫高楼大厦,那才是真正的都市森林,也就是那个时候,隐约感觉到,万恶的美帝国主义或许并不象想象中的不堪,能营造如此不凡建筑的人应该有不凡的本领。但确实太遥远了,也就显得不真实,只不过是把梦中的楼变得高大而形象。

  当然,就如同很多人觉车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一样。仿佛一觉醒来,汽车成了代步的工具,而高楼如春笋一般长遍祖国大地。好吧,真的好,干净、明亮,功能齐全,再不用半夜里摸黑提心吊胆去上公共厕所,累了,拧开水管,能舒舒服服冲个热水澡,不再用报纸糊墙,拆开口罩做窗帘。不再千房一面,一百个家可以按喜好做出一百个模样。不好吧,真不好!世界突然变得那么小,只有猫眼那么大,用一座民居占地塞进整个村庄的人口,只是近,却再不亲,似曾相识,却离了千里。我曾兴致勃勃地乘电梯到33层,当然再也上不了屋顶,隔着窄窄的窗,看见被划成小格的世界,高了即未必能远!远远比不上山巅风呼林啸的动人风景。突然间明白,这是一棵棵钢筋水泥的参天大树,挂满了无数的巢穴,我们是一棵树上的鸟,却是一窝素不相识的人。

  我们需要一个现代的空间,可更需要温暖的人心,日日从门前过,时时顺便聊聊家常,东家借借醋,西家还还盐,你来搭把手,我来添添乱……还记小时候,手捂着自己的嘴,耳朵贴着门,拼命忍住笑,听得左远邻莫老爷的婆娘一手拿把菜刀,一手拿块砧板,在砧板上剁一刀骂一句"你个砍秋头的……"右近居小二的妈不甘示弱,双手叉腰,跳到门前"你才砍头的烂 ……"呵呵,把高楼放平了睡下,你才能真正见识到中国人情社会的精彩。

  郑州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http://www.zzbdfw.com

  郑州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http://bdf.lczjc.net

  郑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http://www.zhongguonongyao.com

  郑州治疗牛皮癣的医院http://npx.rahpfk.com

  郑州最好的牛皮癣医院http://www.hbcl7c.com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搜奇娱乐网

GMT+8, 2020-10-20 17:4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