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查看: 5717|回复: 0

我们无数心灵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2-14 14:24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899年,俄图斯著画家列宾,第一次来到距离圣彼得堡仅有40公里的风光旖旎的芬兰湾,便深深迷恋上了这块有着天然油画色彩的土地。在那里生活了一个多月后,他越发喜欢上这块洋溢着艺术气息的风水宝地。于是,他毫不犹豫地买下芬兰湾岸边的一个庄园。庄园内有一栋三层的小木楼,附近是一湖清莹莹的碧水,四周则是茂密的橡树。列宾亲昵地给庄园命名为“别纳特”,俄语的意思是“老家”。

每天坦头绘车辽宁余,列宾常常走出庄园,漫步于林中的幽深小径,倾听林间清脆的鸟鸣,嗅着橡树散发的清香,或者干脆坐在那些松软的树叶上,仔细地欣赏一只勤快的蜘蛛,怎样不辞辛苦地在树枝间编辑一个漂亮的网,或者冲着那只迅急跑过的野兔欣然一笑。有时,他也会端坐在湖边,望着盈盈的湖水,细碎的阳光撒在肩头,温馨的风轻轻拂过,他的思绪会在一片沉浸的惬意中,悠然远去……

那绝对是一个静谧、安和的理想的居所。许多作家和文化名人,也常常慕名前来别坎特庄园的欢聚,像托尔斯泰、高尔基、叶赛宁、夏里亚平等人,都曾是庄园里的常客。

那是至今想来仍令人神往的一段好时光:一群才华横溢的艺术精英,怀着创作的热情和交往的真诚,聚拢在列宾的小木屋里,随意地坐着,站着,轻轻地走动着,壁炉里木拌子噼噼啪啪地燃烧着,桌上的咖啡飘着馨香,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,轻松地交流,热烈地辩论,每一张脸上都洋溢着真诚与幸福。

有人说,列宾的“老家”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艺术之前,是一个特别招人喜欢的艺术驿站。

然而,平静、自由的日子,还是一度被战争的硝烟冲散了。1942年,纳粹德军隆隆的装甲车,冲入了芬兰湾,别坎特庄园也被占领了。率军进入庄园的德军上校冯·卡登是一个酷爱艺术的军官,很欣赏列宾的作品。他命令士兵仔细搜查庄园,期望能找到一张列宾的画作。然而,他失望了,庄园内有价值的东西已悉数转移。当摧毁已成习惯的纳粹士兵,欲将庄园付之一炬时,冯·卡登上校果然地上前制止了他们。他对士兵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我们可以参观艺术家的居所,但没有权力毁坏它。”说完,他郑重地向小木屋敬了一个军礼,带着他的队伍向别处开拔。

因冯·卡登的一句话,别坎特庄园得以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。如今,那里已成为一个特别值得拜访的名人故居,每年都会接待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。每每听完讲解员介绍别坎特幸存的故事,总有游客情不自禁地对冯·卡登上校送上一份特别的敬意。

是的,冯·卡登上校对艺术家的尊重,正是对人类美好艺术的尊重。这样由衷的尊重,足以跨越民族、政治、信仰等鸿沟。这其中,闪耀的不只是一个人的艺术品位,更是一个人的精神境界。

数年后,站在当年冯·卡登上校敬礼的地方,我向他致以一个来自中国的普通游客真切的敬意。谢谢他,谢谢他不仅保住了一个艺术家的故居,也保护住了我们无数心灵中那些柔软而温暖的东西。


白癜风hz.01ny.cn/jbcs/bdf/

完全型白癜风hz.hynews.net/wqxbdf/

白癜风能治愈吗hz.01ny.cn/bdfnzym/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搜奇娱乐网

GMT+8, 2020-10-28 20:1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