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查看: 1993|回复: 2

临近考试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2-9 11:16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临近考试。
前天夜里,一舍友在宿舍熄灯之后,毅然拿起微型台灯佝偻着身子在床上挑灯苦读,眉头紧锁,目光如炬,手里的黑色中性笔还时不时在卷子上写写画画,全然不顾所有同仁不理解甚至鄙视的目光。这些天,雨水突如其来,气温随之降了不少,处处是清爽宜人。两只杂声烦人的转头电扇关了,除去键盘敲打声,舍友翻动书本的声音一时间显得格外刺耳。


高三那年的冬天,大概是十二月份,学校开放了几间通宵教室以供精力充沛者晚自习后继续看书充电。教室旁的自习室稍小,只坐得十来人左右,另一间开放的教室是一大实验室,想来塞个七八十人不是问题。得到消息后,我和几个同学便跃跃欲试了。去通宵教室也不全是看书复习的,看杂志小说的,听听音乐的,看电影的,甚至陪太子读书的,都有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班上突然兴起看鬼片,一台机子大家转手轮流着看,津津有味。

那阵子,我不知何故患了眼疾。起先只是左眼,整只眼睛上了色般血红血红。隔了几天,右眼也遭了殃,于是我便拥有了血红色般通红的双眼。同学们以为是红眼病,纷纷唯恐避之不及,平日里找茬斗嘴的也不再同我大眼瞪小眼。拖了几天后,我终于请假前去就医。大夫小小的观察一番后,认定是眼睛感染发炎,没什么大碍,但也吓唬道若是晚来几天怕是难以再看见旭日朝阳。我暗自庆幸,大难不瞎,必有后福。
患了眼疾后,我从此天天流泪。说是眼泪—其实也就是三分像黏液七分像泪水的玩意。每天我都备好足够的纸巾来擦眼泪。眨巴眨巴几下,眼泪就出来了。于是拿纸巾,紧闭双眼,吸走眼泪。

眼泪••我由此想到自己小时候亦是十分爱哭。对,从小就爱哭。和别的小孩打架,吃亏了或是占了便宜,我都哭。受了委屈,得,我哭。说来好笑,有件事至今仍是历历在目。学前班开学第一天,孩子们迷茫地坐在教室,四处张望一个个陌生的同辈,父母则在走廊上慈爱而不舍的看着各自的小心肝。我父母也在,从他们微带笑容的脸上,我知道自己表现还不坏,因为我不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哭哭闹闹,一把鼻涕一把泪。瞧我家孩子多有出息!••咱的娃入学了,懂事了!!••诸如此类,父母此刻所想就是这一类的玩意。不料接下来风云突变,一位长相十分姣好招人疼的女孩儿不知何事哭哭啼啼起来,老师赶忙上前安慰,女孩儿的父母也显得不安,同学们看见这么可人的女孩儿哭了,也投以同情安慰的目光。至此,一切正常。怎料我见女孩儿哭泣之后,也不干了,撒手痛快的大声哭起来。那真叫一惨状,几把鼻涕几把泪的。我的哭声成功将注意力吸引过来,老师左拥抱一个,右安慰一个,女孩儿见我如此哭状,也停止哭泣,周遭的小家伙自然将亲切慰问的目光转向我。可我哭匣子已开,哪收得住呢。只可怜我那窗外不知所措的双亲•••••我仍是犯糊涂,至今仍是。那时我大哭是因为受女孩儿的触动而一时情难自禁,还只是压抑的情绪的崩堤?我更倾向于前者。不过话说回来,那个年龄段的小孩想必也没那么多心眼。女孩儿瓜子脸,身形瘦削,二年级的时候转学了。过了几年,在兴隆百货遇着她时,身材已微胖,脸蛋也圆润不少—这都是后话了。
眼睛变红这事,我真不想夏宾知道。虽说不至于见不得人,可多少还是有些可怖。夏宾告诉我说,眼睛没好,就别去踢球了,外操场尘土飞扬的,再感染怎么办?当然,我没听她的。

南方的冬天就是这样,来得晚,消得也晚。时间点变换不断,不变的是这彻骨的寒冷。十二月份在我看来是最具神秘色彩的,因为黑夜寒冷而漫长。那几天,我在通宵教室里头边看书,边用纸巾擦泪。临近午夜十二点,才和伙伴们抖抖瑟瑟地收摊回去。到宿舍摸黑着上床躺下,直到上操铃响才挣扎着起来。

这样实在是太累。十二月中旬,晚上竟还不合时宜飘起雨来。冷雨夜并不静谧,至少我这么觉得。下晚自习后我不再去熬夜看书,转而以回寝室听听小曲代之。每晚的查房,班主任几乎都必到。从他口中得知明年我们高考之日,便是他家虎仔出世之时。

2010年元旦,我跟夏宾说,十年一个轮回,下一个十年,我们还在一起。

元旦来了,雨水终于停了,冬天却愈发冻人。整个冬季,我几乎都以一套束装示人:蓝色或黄色的内衣打底,高领的银色毛衣,外搭表哥送的一件白色外套,脖子再弄条黑色围巾—姐姐亲手所织。任天气再么寒冷,我都不为所动。我期望能有双随身手套,可夏宾一直不解人意。
过年的时候,我没给夏宾信息,也没打电话,想来的确很过分。年初三,我随姑丈们去一个叫五柳村的地方接小表妹。五柳村?我琢磨着是否跟老陶有干系。趁大人们觥筹交错之际,我和其他表兄妹闪人四处溜达去。

天上在掉雨,很小。乡村道路长而弯曲,骑摩托的小伙精神抖擞,意气风发。狗吠声时远时近,鞭炮声却一直响彻耳旁。一头老黄牛守候在空旷的荒野,与这喜庆气氛格格不入。雨飘起来,我扣上衣帽,并试图伸手牵小表妹,岂料被一手甩开。夏宾,你在做什么呢。
寒假回来时,已近三月。我眯细了眼睛,老半天才看清倒计时板上已没有百位的身影。

接着的一天•••••
另一天•••••
又一天•••••
后来•••••


我打个欠身起来,倒了半杯凉开水,看着奋战不息的舍友。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走到书桌前,确认缩印版的习题都已剪辑整理好后,才上床安然睡去。

(会员   投稿)
发表于 2016-8-3 06:15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后感悟了点,收下了












某宝购买 视频教程 素材 软件 最新电影 您懂得 百度网盘免费下载   hao.wpan123.co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6-27 08:59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截了一段吧,原作什么名字?请问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搜奇娱乐网

GMT+8, 2020-9-28 03:3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