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查看: 2331|回复: 1

阿Q那年的回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5-23 10:06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阿Q踏出宫门后,心里的伤心全浸泡在眼里那些没有流出眼眶的泪水里,又咸又涩。他望了望天空,灰色的云朵像极了心中的万念,随着风飘散的云朵似乎在指引着他方向,疗愈着他的心伤。
  
  七妞死了,他的心也死了,他的爱也死了。止水般的波纹在他的心里荡开了。他选择沉默,选择悲泣。如今至爱已去,他全身的血液似乎快要凝固了,早已失了往日的那些冲动和欲望了。
  
  阿Q用手放在胸口上,他几乎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跳,以前那波涛汹涌的澎湃却成了吴妈止水般的泪水。他恨吴妈,恨的入骨,吴妈就像颗铁钉一样深深的钉入了他的骨头里。他本想咬咬牙忍痛拔之,无奈自己又不能忍受住钻心般的疼痛。况且在拔出铁钉后,他怕失了男人应有的骨气(阿Q听老人们说:骨气乃骨头里的一股气。他可不想在拔出铁钉后带出自己的骨气,带出自己的尊严,带出自己做人的本钱),怕丢了自己列祖列宗的脸。
  
  在他没有想得到女人这个愚昧的想法前,他的最爱是:受人家欺负,然后在精神上报仇雪恨。有时也欺负一下王胡,和他比比身上的跳蚤数,欺负一下敢抢他饭碗的小D,骂骂手握哭丧棒的假洋鬼子…。这些事中他似乎没捞到丁点便宜,在没有分析敌我实力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,那是情有可原的。毕竟也没完败,每当那些非君子的人动手揍他肉身时,他英勇的第一反应便是精神上打倒对手。可惜的是,每次都是打成个平局,没分出个胜负。
  
  幸好自己的名言:“老子打儿子”“打虫豸”…都已闻名于远近。这些新鲜字眼曾是从城中引进的,他还是从一有头有脸的人物那儿听来的。他觉得这些字眼在那些人手中简直是暴殄天物。只有在我阿Q的手里才体现了它们应有的价值,就连赵庄最有脸面的人赵太爷也知道了这些字眼,说不定赵太爷作文章也会引用。
  
  再者,如今已是赵庄人人皆知的阿Q他又怎能不为别人的“尊敬”做出些应有的回报呢?在众人嘻笑声中得到鼓励的阿Q鼓起勇气摸了摸尼姑那光滑的秃头时,他得到了从未有过舒适感,那是以前在闹市摸别人穿着裤子的大腿时没有的感觉。这这感觉冲击着他的情窦,冲击着他的感觉器官。最后拼凑出一个完美的想法,得到一个女人。在那种滑嫩感觉下阿Q鼓起了勇气,终于向吴妈表白了。可是表白的话语有些露骨,露骨到阿Q简直能感觉到那滑嫩的感觉。
  
  阿Q点了点头,对,这和摸尼姑庵那个小尼姑的头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。他几乎能肯定这种感觉就是爱情的感觉。在向吴妈真心表白之前,他也曾想过像文人雅士们一样,写封情书,无奈自己肚里的墨水有限,只能画出几个圈。最后他决定画副情画,以情画来求爱,岂不美哉!
  
  在两天两夜的苦战后,他画出了一副鸳鸯戏水图:两只水鸭模样的鸟在水中亲密的戏着水,溅起的水花在空中美的妖艳。他确定这水花就是他对吴妈的爱,而这副画就是他和吴妈完美的爱情。想到这里,阿Q的心都快跳了出来,他可以幻想到吴妈看到这副情画后感动得一塌糊涂,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。手的温度融化了阿Q这些年的孤独,两眼含情脉脉的对视着阿Q这些年的寂寞。
  
  阿Q迫不及待的把这副画贴在吴妈必经之路上,充满希望的踏着步,踏死了几只挡道的蚂蚁。走着路,路上飞起的灰尘仿佛在祝贺他抱得美人归。第二天,阿Q来到赵太爷家打探消息,从九嫂那儿打听到吴妈昨晚捡到一副黑漆漆的纸,上面画着两只没有眼睛的鸭子,还画了一些水,吴妈看了老半天也没看懂,便随手用来擦了一把鼻涕之后就扔进了燃着熊熊大火的灶里。
  
  阿Q听到这里,心都凉到了肺。之后便是一喜,吴妈用情画来擦鼻涕,她的敏锐的鼻子一定能嗅到我对她的那些爱。把情画扔进熊熊大火的灶里,这不是预示他和吴妈的爱情就将像这熊熊大火一般燃起来。情画燃起来的火焰烧着锅底,煮着锅里混水的大米,煮着他和吴妈的爱情。相信那饭里也有他对吴妈的爱,只要吴妈吃下肚,那不就是代表他接受了自己的爱吗?
  
  于是他决定用更直接的方法来表白,但苦于一直没有找到个合适的机会。
  
  在几个不眠之夜里,阿Q在翻来覆去,辗转反侧,久久难以入睡。他想着摸尼姑头的那种滑嫩,温热感觉,想着别人对他的那些称赞的笑声。自那天后,他还幻想过小尼姑羞于没脸见人,便为他还了俗,并嫁给他当了老婆。后来他失望了,可能是小尼姑有这个心没这个胆,可能是老尼姑不同意小尼姑的辞行,可能是小尼姑已经和别的男人好上了。
  
  阿Q想到这里,愤愤的自言自语道:小尼姑竟然看不上我,我能看上她是她几世修来福气。连我这种俗世之人都有看得上她的觉悟,她却没有看上我的觉悟,真不知道女娲娘娘是怎样教导这些臭尼姑的。本想让她做个小,现在看来,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,有了吴妈一个我就足够了。
  
  由几根木条编织而成的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,阿Q懒洋洋的叫了声“谁啊”。可能是声小,外面的人没听见。阿Q突然心跳加速,难道是他朝思暮想的吴妈终于明白他的心意了,于这夜深人静的时刻来找他约会。
  
  阿Q激动的打开了门,他没看到找他约会的吴妈,却看到了土保的一张老脸。
  
  土保老爷:前几天我不是才缴了房钱吗?
  
  土保看也不看阿Q一眼:这次是赵太爷吩咐我叫你明天上庄舂米去。
  
  阿Q满心欢喜的从包里翻出二十个铜钱:“你老深夜来叫我,辛苦了。我还正愁没有活计干呢?这是我的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。”
  
  土保笑了笑,你可要准时哦,要不然这活就拿给小D做,转身消失在黑夜里。
  
  阿Q想到终于有机会向吴妈表白后,高兴的跳上床,呼噜呼噜的进入了吴妈的梦里。给他带来好运,带来吴妈那颗炙梦里吴妈与他相遇在桃花林里,桃花在风吹下纷纷飘落,落在吴妈乌黑的头发上,落在阿Q充满爱的心上。阿Q深深呼吸了空气,空气中弥漫着桃花的香气,阿Q相信这桃花的芬芳之香能热的心,带来吴妈那颗同样需要得到爱的心。公鸡唱着歌,歌声惊醒了太阳,天明了。阿Q梳了梳头发,洗了脸,整理了下衣服,穿了双新草鞋,便匆匆忙忙的出了门。到了赵太爷家,阿Q四处张望,看有没有吴妈**自己的眼神。可是看了老一阵子也未发现吴妈的踪影,只看到一条向他摇尾乞怜的癞皮狗。
  
  在和赵太爷照过面后,阿Q便开始来到后院舂米了。谷在在他用力的撞击下,纷纷露出白皙的大米来,偶尔一两颗大米还弹到了他脸上,痛得他哇哇直叫。在舂完几箩筐米后,阿Q有些累了,坐在石阶上抽起了卷烟,手里握着小木棍逗着屎壳郎先生。不一会儿,朝思暮想的吴妈出现了。
  
  吴妈是来传话的,赵太爷让他今晚点油灯加班,多舂几箩筐米。在吴妈刚出现时,阿Q便发现了她。他装着没有看见,他以为吴妈会给他一定的暗示,或者是直言表白。但吴妈似乎没有这个意思,说完话后便准备走。阿Q心里想到:吴妈多半是害羞,毕竟她是个女的。看来捅破隔着他和吴妈的这层纸还得由他来完成。只有捅破了这层纸,他才能得到吴妈的幸福。
  
  阿Q在心中酝酿着表白的语句,“什么我喜欢你”,“什么你好美”。最后都觉得那些话不能完全表白出自己的心意,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我想和你睡觉这六个字来表白。他认为这样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与怯懦。于是他激动的对吴妈说:我想和你睡觉,我想和你睡觉…他以为吴妈听后会脸红耳赤的转身跑去。
  
  可是,吴妈听后先是一愣,然后是哭闹着跑去。吴妈认为在阿Q说完我想和你睡觉之后,她的身体已经裸露在阿Q的视线里,她认为这是种污辱,比死还可怕的污辱。
  
  吴妈跑到赵太爷那儿,诉说了原委。赵太爷拍案而起:这还了得,阿Q这个淫贼,他还真反了不成。九嫂,你先扶着吴妈回房,看紧她,别让她做傻事。不一会儿,院里便聚集了不少要为吴妈出口恶气的家丁,有的拿锄头,有的拿竹竿,有的拿扁担…
  
  阿Q听到院里的嘈杂声后便翻上墙,准备看热闹,他先还以为是闹了小偷,正卷起衣袖准备一显身手时才听得是要抓他的。阿Q正待要逃时,被一身手敏捷的家丁拉了下来。
  
  大家一阵乱打之后,阿Q满脸的委屈的站了起来。赵太爷愤愤的说道:以后不准你来我家了,要是让我知道你踏进我家一步,我就打断你的狗腿。至于那些工钱就当作吴妈的精神损失费。
  
  阿Q慌忙逃回了家里,他没想到吴妈的觉悟竟然比小尼姑还低。不但没有给他所要的爱,反而还坏了他一世英明。阿Q愤愤的骂道,赵太爷这么为吴妈出头,说不定他和吴妈有一腿。哦,还有那些凶恶的家丁,我想吴妈多半都和他们好过。阿Q没想到自己的真心表白竟然会变成这样,难道这个世上就没有一个女人明白我的心吗?
  
  阿Q自言自语道:虽然这次失败了,但在精神上吴妈永远是我的妻子,赵太爷和那些家丁全是我的手下败将。直到后来阿Q称王后,吴妈才委屈的嫁给了阿Q。
  
  听人家说这还是赵太爷逼她嫁给阿Q的,恐怕赵太爷也是害怕得罪阿Q吧!阿Q想到这里,自己以前辛辛苦苦得来的爱,却被那摔碎的茶碗长埋在七妞的爱里。阿Q哭了,大声的哭了出来,泪水沿着泪痕流着,流着,灌溉了七妞枯萎的笑容,冲洗了自己多情的肉眼。
  
  阿Q擦了擦眼泪,抽起了吴妈送给他的卷烟。烟飘来飘去,由近变远,由浓变淡……
发表于 2016-8-2 20:23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非常谢谢楼主,顶一下












某宝购买 视频教程 素材 软件 最新电影 您懂得  百度网盘免费下载   hao.wpan123.co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搜奇娱乐网

GMT+8, 2020-9-28 08:0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